收藏本站   |  English 
 
   
  企业文化
  Enter Jilinsengong
 
    当前位置:首页 >企业文化 >吉森文苑 >文学作品 >散文作品


院子
【2018-01-16】       点击: 1374次        来源:临江18dj18大奖娱乐手机        作者:朱瑞月

  乘着林区棚户区改造的东风,我在临江市区也有了自己的楼房,每隔数月便回去住上几天,因为母亲也在市里住着,那是我放不下的牵挂。

  夏天的时候,会去江边散步。小风吹着,花儿开着,草木绿着,女人们广场舞扭着,散步的人们悠闲自得着,看起来真的是轻松惬意,想着退休以后,也要过这样的生活。

  可没过上几日,心便杂草丛生。看着窗外,除了楼房还是楼房,听不到鸟叫,闻不到泥土的味道,70平方米的房子俨然成了一个鸟笼,憋屈得慌,于是逃也似的回到山里的家。

  面对群山,面对着自家宽敞的院子,绿油油的大菜园子,心立即就敞亮起来。同样是小风吹着,花儿开着,草木绿着,心情却是那么不同。尤其是夜晚,那巨大的安静,让内心所有的浮躁都有了去处。

  几年前哥嫂去了市里,这个家就留给了我。100多平方米砖瓦房,虽然已经二十多年了,经过哥哥维修之后,还是挺结实的。有车库、仓房、柴棚,还有两大铺火炕、一间大厨房。嫂子是爱干净的人,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,我算是捡了个大便宜。哥嫂搬走后,我重新把杂物整理了一下,再忙再累,家里也得干净利索。

  院子里有李子树和梨树,春天来的时候,满院子的白,白得肆意,白得耀眼。我还栽种了一大片草莓,六月的时候,红红的草莓匍匐在地上,惹得笼子里的兔子咣咣撞大墙。后来我才知道,那不是馋的,也不是顽皮,那是在发情,在示爱。可是也不能整那么大动静啊!

  最令我得意的还是院子里这大菜园,各色的青菜都得种上。公公身体好的时候,都是他在打理菜园,园子里几乎看不到一棵杂草;公公病倒之后,我便接替他对菜园投入了汗水和深情。只是想在他回来时,亦如他在时一样,葱翠蓬勃。

  院子门前有两棵大杨树,估计有好几十岁了,哥哥临走时嘱咐我千万别给伐了。后来我仔细端详,这两棵树身岸挺直,树冠纵横交错,那根部却掩饰不了岁月侵蚀的痕迹。它们就像两位老人,相依相携,风雨共度,我仿佛看到了它们对生命的热爱,听到了它们对美好生活的赞美。

  在山里住着,不养点家畜,生活中就好像缺少点什么。哥嫂走的那年,留下了三条狗,十多只鸡。也许是因为主人的离开,那个白脸和黑狼对主人有着太深的感情,竟不吃不喝,不久就相继离开了。如果谁说狗不忠诚,那一定是个没人情味的家伙。这两年,家里又多了乖乖,先是两只狗——黑蛋和虎子,虎子是姐姐去城里时留给我的,去年春天,老公又给我牵回来一只羊,我这心操得稀碎稀碎的,又是鸡狗又是羊,这不是要我小命吗?然而没过几天,那小羊温柔的眼神,咩咩的叫声,便彻底让我爱心泛滥了。

  一大早晨,屋檐下的燕子叽叽喳喳,鸡窝里的鸡崽子也叽叽喳喳,狗和羊也跟着起哄,想睡个安稳觉,除非没心没肺。记着有一年家里承包了香菇,每天三四点钟就得起床,自己都顾不上吃饭,家里的小家伙们也是饥一顿饱一顿,鸡飞狗跳,以示抗议!后来,索性省了当当剁的工夫,直接扔些菜进去,玉米面直接倒进槽子里,吃去吧!找个草多的地方,把羊牵过去,看它吃得津津有味,便溜之大吉,可没走几步,就能听见它委屈的叫声了。我太忙了,实在顾不上,几个小时才去给它换个地方。有时候羊蹄子被绳子缠得要解半天,小羊眼神里全是埋怨和不满,好像在说:“疼疼疼!”有时候我会说声对不起,有时候也会大声训斥它。哎,全是老公惹的祸,于是回家没好气地一顿骂,嫌他给我添了麻烦。他态度可是真好,不愠不火,随你抱怨随你骂,不然就嬉皮笑脸。有时候真的希望和他真枪实弹,痛痛快快打上一场,可人家就是不给你机会。

  日子就这么忙碌并快乐着。去菜园里拔根葱,割一把韭菜,一下锅,院子里便溢满了葱花香韭菜香。来点蘸酱的生菜、婆婆丁,再搭配一盘花生米,一会工夫桌子上就五颜六色了。这是真正的原汁原味,没有农药化肥,也没有可恶的地沟油,没事儿和丈夫小酌一杯,日子过得活色生香,有滋有味。

  家里最热闹的时候应该是秋天了。承包的蛤蟆沟,还有红松果林,都是和老公家的姐弟们合伙干的,所以在秋天时候他们就会来家里住上两个月。秋天真的是收获的季节,我们在收获喜悦的同时,浓浓的亲情也在小院里弥漫开来。姐夫在河里挂点小鱼,套个野鸡,经过小叔的厨艺,那绝对是色香味俱全。再加上弟媳的洒脱不羁,幽默调侃,小院里立刻成了欢乐的海洋。稳重端庄的大姑,就像一位老母亲,给我们做好后勤工作,是我们兄妹的定心丸。劳累一天的我们,常常围着饭桌不下来,喝着小酒东聊西侃,好不开心。下雨晚上抓蛤蟆,不下雨就去山上打松塔。合伙的买卖就怕斤斤计较,我们兄妹从来没因为你多我少的事不开心,都在想着齐心协力把自家的产业做好。

  雪花飞舞,天地洁白。雪一场接一场下着,院子里的雪越堆越高。对雪我总是情有独钟,可能小时候就在雪窝里长大,太多美好的记忆总是随着翩然的雪花在眼前飘过。拨着炉膛的火,让它燃烧得更热烈些,烤着地瓜片、土豆片,屋子里立即香气扑鼻,我的内心温暖如春。

  所在的这个小林场越来越落魄了,特别是到了冬天,林场的人都去城里猫冬了,就剩下三十几户人家。姐妹劝我,退休了快回城里享福吧,这大沟里的,风硬水硬的,一点不养人,一个白皙的女子,来几天就成黑蛋了。哈哈,我本来就挺黑,所以也不奢望成什么白天鹅。

  不知为什么,我对自己的小院,对自己的家有着越来越强烈的依恋。是不是自己天生就是一个植物做的女子呢?一半活在泥土里,一半活在阳光下,风雨中,不争不抢,不惊不扰。在时光的给予里了守着自家的一方小院,一针一线地过日子,种种花花草草,穿着朴素的衣服,不必涂脂抹粉,没事儿和狗逗逗乐,和树对对话,闲时笑看落花,愁时静听风雨,和姐妹们在家嗑着瓜子,唠着家长里短,说说笑笑,感慨着岁月飞逝,计划着未来光景,这样的日子有多好!

  喜欢我的小院,喜欢我的家,喜欢顾城的那首《门前》

  我多么希望,有一个门口

  早晨,阳光照在草上

  我们站着

  扶着自己的门扇

  门很低,但太阳是明亮的

  草在结它的种子

  风在摇它的叶子

  我们站着,不说话

  就十分美好。

上一条: 大红的灯笼挂起来 (点击:941次)
下一条: 一隅清幽再忆峥嵘 (点击:1249次)
 
你是第8912909位浏览者
网站地图  |  集团网站群  |  其他链接  |  网站统计  |  常见问题 
Copyright 2014 jlsgjt.com All Rights Reserved         Tel:0431-88916565/88936113